菩提心相

云何發菩提心?

 

云何淨菩提心?

 

寶竺林精舍

 

大般若經云: 

   如來處處常說菩提,此菩提名依何義說?

本文係摘錄自大正藏經共計拾陸(16)部經論,簡擇其中重點經文,依次序扼要以紅字説明,並依經解經義,經文重點亦以紅字標示,以利修行者易於了義菩提心相,進而瞭解佛所説[發菩提心]與[淨菩提心]之真正内涵。

 

項目

節錄自大正藏經

《壹》 大方廣佛華嚴經 (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)
罽賓國三藏般若 譯
《貳》 文殊師利問菩提經
姚秦龜茲三藏鳩摩羅什 譯
《叁》

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(方便善巧品)(初分多問不二品)

三藏法師玄奘 譯

《肆》

發菩提心經論 (菩提心義)

天親菩薩造 後秦龜茲國三藏鳩摩羅什 譯

《伍》

解深密經疏 

大唐西明寺沙門圓測 撰

《陸》

菩提心觀釋 

宋西天譯經三藏法天 譯

《柒》

大乘本生心地觀經 (發菩提心品)

大唐罽賓國三藏般若 譯

《捌》

淨土指歸集 (發菩提心)

明沙門大佑 集

《玖》

金剛頂瑜伽中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論

(亦名瑜伽總持釋門說菩提心觀行修行義)

大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 譯

《拾》

無量壽經連義述文贊  

新羅釋璟興 撰

《拾壹》

大智度論 (釋初品中般若波羅蜜)

龍樹菩薩造 後秦龜茲國三藏鳩摩羅什 譯

《拾貳》

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

大唐罽賓三藏佛陀多羅 譯

《拾参》

菩提心離相論 

龍樹菩薩造 宋西天譯經三藏施護 譯

《拾肆》

修習般若波羅蜜菩薩觀行念誦儀軌

大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 譯

《拾伍》

攝大乘論釋論

世親菩薩造 隋天竺三藏笈多共行矩等 譯

《拾陸》 大乘瑜伽金剛性海大教王經
大廣智大興善寺三藏沙門不空 譯
《壹》大方廣佛華嚴經

菩提心(Bodhi-Citta) 。菩提,覺也。菩提心即覺心。自覺悟心能發菩提。此覺悟心真淨適覺即菩提心。此菩提心之【心】與如來體性無二無別。

 

發菩提心,是殊勝且嚴謹的事,是必須依經循法,了義菩提性相,如實修習,方能漸次趨入般若波羅蜜多相應義趣。

 

大方廣佛華嚴經云:

 

菩提心,猶如種子,能生一切諸佛法,亦猶如淨水,能洗一切煩惱垢。

 

『如有珠寶,名曰水清,若以此珠置濁水中,以珠威力水即澄清;菩薩摩訶薩菩提心珠亦復如是,能清一切煩惱垢濁。』

 

『如瑠璃寶,於百千歲處不淨中,不為臭穢之所染著,最極無垢性本淨故;菩薩摩訶薩發菩提心一切智寶亦復如是,於百千劫住欲界中,不為欲界過患所染,最極無垢,如法界性本清淨故。』

 

『雖於一切業煩惱中未得自在,然具足菩提之相,不與一切二乘齊等,以種性第一故。』

大方廣佛華嚴經入法界品

菩提心相

《貳》文殊師利問菩提經

文殊師利問菩提經云:

 

『世尊,菩提相者當云何說?』

 

佛告文殊師利:『菩提相者,出於三界,過世俗法,語言道斷,滅諸發、無發,是發菩提。文殊師利!是故菩薩應滅諸發,發菩提心,無發是發菩提。發菩提心者,如如法性,相如實際,無分別,不緣身心,是發菩提。不著諸法,不增、不減、不異、不一,是發菩提。如鏡中像、如熱時焰、如影、如響、如水中月,應當如是發菩提心。』

 

《叁1》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(方便善巧品)

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(方便善巧品):

 

爾時,善現復白佛言:『如來處處常說菩提,此菩提名依何義說?』

 

佛告善現:『菩提者,是空義、是真如義、是實際義、是法界義、是法性義。復次,善現!假立名相、施設言說,能真實覺最上最妙故名菩提。復次,善現!是真、是實、不虛妄、不變異故名菩提。復次,善現!不可破壞、無分別義是菩提義。復次,善現!諸佛所有真淨遍覺故名菩提。復次,善現!諸佛由此於一切法、一切種相現等正覺故名菩提。復次,善現!唯假施設世俗名言無實可得故名菩提。』

 

自性無所著。一切悉皆空。超越所戲論。是菩提心相

非剛非柔軟。非熱亦非冷。非觸非執受。是菩提心相

非長及非短。非圓亦非方。非微細非麁。是菩提心相

非白及非紅。非黑亦非黃。非形色顯色。是菩提心相

非色非光明。非動非纏縛。非住如虛空。是菩提心相

無似無對待。無等常寂靜。自性本凝然。是菩提心相

 

《叁2》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(初分多問不二品)

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(初分多問不二品):

 

具壽善現白佛言:『 世尊!若一切法但有名相,菩薩摩訶薩為何事故發菩提心?既發心已受諸勤苦行菩薩行,修行布施波羅蜜多,修行淨戒、安忍、精進、靜慮、般若波羅蜜多;安住內空,安住外空、內外空、空空、大空、勝義空、有為空、無為空、畢竟空、無際空、散空、無變異空、本性空、自相空、共相空、一切法空、不可得空、無性空、自性空、無性自性空;安住真如,安住法界、法性、不虛妄性、不變異性、平等性、離生性、法定、法住、實際、虛空界、不思議界;修行四念住,修行四正斷、四神足、五根、五力、七等覺支、八聖道支;安住苦聖諦,安住集、滅、道聖諦;修行四靜慮,修行四無量、四無色定;修行八解脫,修行八勝處、九次第定、十遍處;修行一切三摩地門,修行一切陀羅尼門;修行空解脫門,修行無相、無願解脫門;修行五眼,修行六神通;修行佛十力,修行四無所畏、四無礙解、大慈、大悲、大喜、大捨、十八佛不共法;修行無忘失法,修行琣穜邥吽F修行一切智,修行道相智、一切相智,皆令圓滿?』

 

佛言:『 善現!如汝所說,若一切法但有名相,菩薩摩訶薩為何事故發菩提心行菩薩行者,善現!以一切法但有名相,如是名相但假施設,名相性空,諸有情類顛倒執著,流轉生死不得解脫,是故菩薩摩訶薩發菩提心行菩薩行,漸次證得一切相智,轉正法輪以三乘法度脫有情,令出生死入無餘依般涅槃界,而諸名相無生無滅,亦無住異施設可得。』

 

依上述經文所示,菩提心相,亦是菩薩行相,勝義遍覺廣大!

 

發菩提心
《肆》發菩提心經論 (菩提心義)  《伍》解深密經疏 

發菩提心經論云:

 

『立決定誓。有五事持故。一者能堅固其心。二者能制伏煩惱。三者能遮放逸。四者能破五蓋。五者能勤修行六波羅蜜等。若具如是誓願。堅固勇猛修施戒忍進定慧慈悲喜捨無有退轉。是名真發菩提心也。』

 

維摩經云:『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。是即出家是即具足也。』

 

解深密經疏云: 『出家自有二種。一形出家。二心出家。如維摩云。雖為白衣〔白衣,指古印度人以著鮮白之衣為貴,此指在家修行人〕。奉持沙門清淨律行。雖處居家。不著三界。示有妻子。常修梵行。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是即出家。是即具足

 

大方廣佛華嚴經云:

 

彌勒菩薩摩訶薩告善財言:『 善男子!菩提心者,成就如是無量無邊最勝功德;舉要言之,應知悉與一切佛法諸功德等。何以故?因菩提心出生一切菩薩行輪,三世十方一切如來從菩提心而出生故。是故,善男子!若有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,則已出生無量功德,普能攝取一切智道。』

 

《陸》菩提心觀釋

菩提心觀釋云:

 

『空性,空云何性。謂如虛空故。如佛所說。虛空之性空無喻故。菩提之心亦復如是。菩提之名非性非相。無生無滅。非覺非無覺。若如是了知。是名菩提心。』

 

佛告祕密主:於自本心如實了知。當於自心如實觀已。然後發起方便觀於眾生。知諸眾生於自覺性不如實知。起於疑妄顛倒執著。受於種種輪迴大苦。我由此故起大悲心。令諸眾生於自心法如實證覺。是即名為菩提心。是名利益心。安樂心。最上心。法界善覺心。以如是智。攝諸眾生故。名菩提心。發此心故。所獲福德亦如虛空無有邊際。其功德海亦復無量。雖復劫盡功德無盡。如是名為發一切智根本最上菩提心。』

 

《柒》大乘本生心地觀經 (發菩提心品)

大乘本生心地觀經 (發菩提心品):

 

『爾時文殊師利菩薩白佛言。世尊。如佛所說。過去已滅。未來未至。現在不住。三世所有一切心法。本性皆空。彼菩提心。說何名發。善哉世尊。願為解說斷諸疑網。令趣菩提』。..〔中略〕..『善男子。若執空理為究竟者。空性亦空。執空作病亦應除遣。何以故。若執空義為究竟者。諸法皆空無因無果。路伽邪陀〔梵語路伽邪陀翻譯為外道〕有何差別。』

 

『凡夫行者最初發心。依何等處觀何等相?

 

『爾時文殊師利菩薩白佛言。世尊。心無形相亦無住處。凡夫行者最初發心。依何等處觀何等相。佛言。善男子。凡夫所觀菩提心相。猶如清淨圓滿月輪。於胸臆上明朗而住。若欲速得不退轉者。在阿蘭若及空寂室。端身正念結如來金剛縛印。冥目觀察臆中明月。作是思惟。是滿月輪五十由旬無垢明淨。內外澄澈最極清涼。月即是心。心即是月。塵翳無染妄想不生。能令眾生身心清淨。大菩提心堅固不退..〔中略〕..善男子。若有凡夫修此觀者。所起五逆四重十惡及一闡提。如是等罪盡皆消滅。即獲五種三摩地門。云何為五。一者剎那三昧。二者微塵三昧。三者白縷三昧。四者起伏三昧。五者安住三昧。』

 

《捌》淨土指歸集 (發菩提心)

淨土指歸集 (發菩提心)

 

『梵語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此云無上正等正覺。是諸佛所證。究竟果德。是眾生所迷。本源佛性。學大乘者。依圓頓無作四諦。發四弘誓。初依苦諦境。發一願云。未度者令度。即眾生無邊誓願度。次依集諦境。發一願云。未解者令解。即煩惱無數誓願斷。三依道諦境。發一願云。未安者令安。即法門無量誓願學。四依滅諦境。發一願云。未得涅槃者令得涅槃。即佛道無上誓願成。願不依諦。悉名狂願。了知陰入皆如。無苦可捨。塵勞本淨。無集可斷。邊邪皆中正。無道可修。生死即涅槃。無滅可證。如是了達。發心立行。所有功德。唯佛能知。若不然者。雖能發心。滯於偏小。不與菩提心相應。雖勤行精進。如蒸砂作飯。譬如畊田。不下種子。既無其芽。何處求實。可不審哉。』

 

由上述淨土指歸集,當我們發四弘誓:[眾生無邊誓願度。煩惱無盡誓願斷。法門無量誓願學。佛道無上誓願成。並非僅以隨文唸誦發願而已,故發此四弘誓願,[願]不依諦,不能以四聖諦爲所依之境發心立行六度,悉名[狂願]。信亦然,[信]不依淨,心不堅固,悉名妄信,淨信堅固者必然至心信樂,故依十信心助成信行令淨信堅固,方稱得上信心具足。

 

發菩提心亦復如是,不如實知自心,悉名虛心! 雖能發心,滯於偏小,僅限於人天善法,不與菩提心相應,雖勤行精進,如蒸砂作飯,無有能成者!

 

故願與信之心,必須能與[菩提心相]相類,方能令[願]堅固深願,令信堅固淨信

 

譬如我們相信西方淨土,並發大願,願命終時待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淨土,但是此信是依自我意識 相信,其實是[妄信],願是依自我感覺大願,其實是[狂願],接引者是佛接引?或是魔?或是其它因緣?無有把握者!

 

因此[願]能以[諦]爲所依境,必能如大集經所云:知苦諦是降陰魔,斷集諦是降煩惱魔,證滅諦是降死魔,修道諦是降天魔。』依此四諦,堅固深願,必達淨土聖域!

 

發菩提心並非僅是一般〔結緣〕之法

可見發菩提心,是殊勝且嚴謹的事,並非僅是一般〔結緣〕之法而已。依維摩詰菩薩所說發菩提心之修行者稱得上〔出家〕,所指表相(外儀)並不代表真出家,而是必須如實知自心,如實知自心即是一切智智,自心本性清淨,如實是【至心】,自心是心不在內不在外,及兩中間心不可得,彼心無相,是虛空相心,真如,離諸分別無分別,是實際,法爾本然,性同虛空即同此心,是淨覺心,真淨遍覺,性同此心即同菩提,菩提無相故,發此【無上正等正覺】之心即同出家。

 

如是發菩提心者,除了資糧道之修集外,尚必須依止靜慮〔禪定〕並與般若〔智慧〕相應正行,所謂思惟證義,方具備能力〔自度、度人〕,才是真正的【菩薩行】,但是現今未法時期,發菩提心者似乎僅是〔發結緣心〕而已或僅是力行善法,修集器世〔有為〕福德資糧,對於般若波羅蜜多〔智慧資糧〕反而疏離了,甚至僅瞭解〔般若〕表相空義而已,與佛所說〔實際〕差異甚遠。

 

 

華嚴經: 爾時,天帝釋白法慧菩薩言:「佛子!菩薩初發菩提之心,所得功德,其量幾何?」

初發心功德品

淨菩提心

《玖》金剛頂瑜伽中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論 (菩提心觀行修行義)

淨菩提心,〔淨〕者,身口意淨、諦觀也。淨菩提心,即淨覺心,若解此心,藉緣調直,任運止觀通達般若,即具一切菩薩功德,華嚴廣讚此心功德無盡,能成三世無上正覺。

 

大般若經所闡釋之空性【人我空】、【法我空】,其無我觀、法界觀有很多種所緣境及觀行法,但以此淨菩提心觀,趣向臨入菩提之心,如實觀察諸法實相,最勝最上!

 

依〔菩提心觀行修行義〕所說,修行者於自內心,專注觀想白淨月輪,由作此淨月觀,悉能照見本心,湛然清淨,猶如滿月光明,遍照虛空,無所分別,亦名覺了,亦名淨法界,亦名實相般若。

 

金剛頂瑜伽中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論,菩提心觀行修行義云:-

 

『菩提為因。大悲為根。方便為究竟。』

 

『三摩地者真言行人。云何能證無上菩提。當知法爾應住普賢大菩提心。一切眾生本有薩埵。為貪瞋癡煩惱之所縛故。諸佛大悲。以善巧智。說此甚深祕密瑜伽。令修行者。於內心中。觀白月輪。由作此觀。照見本心。湛然清淨。猶如滿月光遍虛空無所分別。亦名覺了。亦名淨法界。亦名實相般若波羅蜜海。能含種種無量珍寶三摩地猶如滿月潔白分明。何者。為一切有情。悉含普賢之心。我見自心。形如月輪。何故以月輪為喻。謂滿月圓明體。則與菩提心相類。』

 

《拾》無量壽經連義述文贊

再解釋無量壽經連義述文贊所云【後得智深思諦觀稱真法界】能通達般若波羅蜜多之義:-

 

後得智:

 

後得智亦名〔後所得無分別智〕,則是依止心〔菩提心〕而緣境〔四波羅蜜多〕,所謂資糧道及依止道。依據大般若經第四會真如品,我們修行者應能瞭解,除了〔資糧道〕四波羅蜜多〔布施、淨戒、安忍、精進〕所生善法外,修行者尚須依止【靜慮】(禪定)〔依止道〕,以攝受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,思惟稱量觀察,才能通達般若波羅蜜多。

 

深思諦觀:

 

諦者審察,正觀清淨菩提,直觀心之實相,了知本不生故,淨若虛空 。

 

稱真法界:

 

法海者一真法界,欲入法海者皆從菩提三昧而入,此菩提三昧能成就正法,能除滅障礙,能堅牢法界,心境冥合平等平等,離諸相縛無虛妄執。

 

《拾壹》大智度論

大智度論云:

 

『從初發心(菩提心),求一切種智,於其中間,知諸法實相慧,是名般若。』

 

淨土資糧全集云:

 

『般若翻智慧。照了一切諸法。皆不可得。而能通達一切無礙。名為智慧。禪波羅蜜。禪。言思惟修。一切攝心繫念。學諸三昧。皆名思惟修也。欲入般若。要因禪定。欲修禪定。必須精進。禪那。云思惟修。菩薩行禪時。五波羅蜜〔布施、淨戒、安忍、精進、靜慮〕和合助成。一一禪中。行大慈悲。拔無量劫中罪。得諸法實相智。故為十方諸佛.大菩薩所念。』

 

我們修行者依佛所說六種修行方式〔六波羅蜜多〕所謂六度萬行,在此一生中就必須不斷地在菩提道上累積福德與智慧兩種資糧,大般若經所說福德資糧即〔布施、淨戒、安忍〕;智慧資糧即〔般若〕;〔精進、靜慮〕共通福德與智慧二資糧。

 

釋尊大轉無相法輪,宣說六百卷大般若經,直指般若智慧,此智慧資糧即是我們修行者菩提道上最重要的目標,亦是經中所言,最尊最勝、最上最妙之解脫法門。

 

《拾貳》圓覺經     《拾参》菩提心離相論 

釋尊所說圓覺【圓照清淨覺相】及龍樹菩薩菩提心離相論所云【觀想菩提心】,應可瞭解止、觀、禪那對於啟發【觀照般若】,漸入一相莊嚴三摩地的重要性。

 

圓覺經,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菩薩言:

 

『善男子。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門。名為圓覺。流出一切清淨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羅密。教授菩薩。一切如來。本起因地。皆依圓照清淨覺相。永斷無明。方成佛道。

 

龍樹菩薩〔菩提心離相論〕云:

 

『諸有智者能實觀察。彼見實故而得解脫。又菩提心者最上真實。此真實義說名為空。亦名真如亦名實際。是即無相第一義諦。若不了知如是空義。當知彼非解脫分者。』

 

『若人於一剎那間。觀想菩提心。彼獲福聚不可稱量。以菩提心非稱量故。又菩提心寶清淨無染。最大最勝最上第一。不能壞非所壞真實堅固。能破煩惱等一切魔。滿諸菩薩普賢行願。又菩提心者。是一切法之所歸趣。所說真實離諸戲論。是即清淨普賢行門。』

 

《拾肆》修習般若波羅蜜菩薩觀行念誦儀軌

修習般若波羅蜜菩薩觀行念誦儀軌云:

 

『於心中想圓滿月輪量周法界。於中觀字門〔種子字觀〕。了了分明色如珂雪專注而住。即名為奢摩他[止]。攝諸散動心既定已。即與慧相應。思地字義一切法性相如法界不可得故。即名為毘鉢舍那[觀]。或與定相應或與慧相應。久已純熟定慧雙運。能觀所觀平等平等。能取所取悉應遠離。常作如是觀照。現生得入初地。後十六大生成普賢菩薩。』

 

 

諦觀菩提心。蓮華妙淨。引周遍法界

量同等虛空。平等無別。一真如法界

 

前言發菩提心者,除了資糧道之修集外,尚必須修習靜慮〔禪定〕,諦觀清淨菩提【圓照清淨覺相】方能與般若波羅蜜多相應正行

 

止、觀、禪定,其對轉換及淨化累世業緣所牽引之妄想執著是有其絕對正面幫助。初學者當有妄念不斷洶湧而至時,此係正常現象,即使具備正知見、正思維之佛學修養,亦難阻擋它的反應作用,因此無論此妄念是善、是惡、是邪、是無明,均不必害怕,在佛壇前亦不必覺得不敬而放棄修學,此妄念係累世雜染潛伏所積宿習及今生所作所為因緣故,兩者因素交互作用所反射的自然現象,在修行過程中,如能依佛正行教法運心思惟如實修,絕對可以漸漸淡化淨除的。

 

《拾伍》攝大乘論釋論

攝大乘論釋論云:

 

『施、戒、忍、精進等諸波羅蜜所生善根。及依止禪定故。無分別智得生。此智即是般若波羅蜜』。

 

入諸因緣法。諦觀菩提心。體性空寂靜。如幻亦如鏡

 

釋尊教導我們佛弟子,一切法平等平等,無論念佛、讀誦經典、靜坐、結印、誦持真言咒語、陀羅尼等,尚必須如法修習〔止、觀、禪那〕,所謂欲入般若要因禪定〔依止道〕,欲修禪定,必須精進,方能啟發〔觀照〕功能,正觀清淨菩提,亦即【諦觀菩提心】,思惟稱量觀察以照見本然,才能漸進通達般若波羅蜜 。

 

《拾陸》大乘瑜伽金剛性海大教王經

大乘瑜伽金剛性海大教王經云:

『菩薩於一切大乘法中。修菩提智。先當觀行澄心照性。令心寂定證性清淨。於無為道性不見有法。菩薩若修一切諸佛菩提者。皆從定力得滅一切罪。而生一切法般若波羅蜜無漏智慧。諸佛菩提三摩地法故。得入如來寂滅觀。證無相性無相慧無量聖行無量智心聖性三昧。一切凡夫聖人。菩薩摩訶薩無不入此佛性菩提三昧正定。』

菩提三昧

端身正念,結跏趺坐,都不動搖,住奢摩他最極寂靜,諦觀清淨菩提猶如滿月光遍虛空無所分別,繫心觀察清淨無礙,無所依止無有攀緣,具大威德,無所染著,剎那剎那暫持相應尋復還失,於實性中頃刻一念,無邊劫迷一時頓滅,是故名為剎那三昧,亦是入菩提三昧正觀。

【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】觀自在菩薩於靈鷲山會中,依佛護念,入於慧光三昧正受,入此定已,以三昧力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,其境界是常處深定中無出離,能觀所觀悉無障礙,所照見之空性境界甚深微妙,並非當今我們修行者能以凡智與文字去理解的,彼聖者所【行深】與【照見】是琣矰@相無相甚深三摩地最勝波羅蜜多,而當今我們修行者,如實諦觀菩提心,雖是【行淺】,但是所【照見】,依修行根基,是能達到剎那暫住一相無相三摩地之境界,此境相與觀自在菩薩同等無别,雖言剎那暫住,但已是非常殊勝了。

 

空閑居堅固。清淨勤修行

 

 

菩提心相應。刹那三摩地

 

 

勝解於大乘。勤求利有情

 

蓮華妙淨法供養寶竺林精舍合十

Presented on July 22, 2013

 寶竺林精舍的頻道→  YouTube     

Top